Sunday, April 10, 2011

被綁起來等待


特別是在這樣的時候,你感到寂寞。

週末前夕,忙完手邊的事情,一個人緩緩離開工作的地方,晚上沒有計劃,天仍亮著,陽光像雨一般,灑在臉上,你站在十字路口的邊陲,站了好久,絲毫沒有過街的企圖,也沒有回家的意願,假如世界的美好是一張網,上頭破了個洞,洞的中心是你,自此從美好的那邊被過濾出來。這時候的你,除了希望時間快速走完外,沒有別的想法,跟有沒有人陪,一點關係也沒有。

那種寂寞是有時效性的,不是跑個步就能把它蒸發的。

這特別的可怕。我指的是,當你的對手只剩時間本身,唯一能做的就是等。而等待,是人類文明中最不環保的發明,那意味著,大把的時間被閒置丟棄、無法回收,最嚇人的是,產生的垃圾不佔據空間,輕易就被人們遺忘。於是很多時候,等待會被人們加工後製,賦予一個名字。譬如,一首Bright Eyes的《First Day of My Life》,或是半張Interpol的《Antics》專輯,更慘的,可能是部電影:黑澤明的《七武士》。這樣一來,等待被各式各樣的名字填滿,你也會暫時與寂寞脫鉤。當歌聽完、電影看完,雖然你與那些說著『等待是值得』的人結局不同,卻懷著類似的慶幸心情。

熬過了等待,固然值得高興,但更令人悲傷且不易查覺的事實是,不只是寂寞過期,還有像夏宇寫過的:


《被綁起來等待》

但是綁匪並沒有出現  
他總是那麼猶豫



原來,最可怕的不是寂寞本身。



3 comments:

zee said...

佑学,好久没联系了,好吗?
这写的太好太好了。我不懂将心情这样细腻地分析出来,我也一样不害怕一个人,我体会到的跟你写的差不多(好朋友!)希望你很好。

林佑學 said...

好久不見阿 ZEE,在倫敦好嗎? 謝謝你!!!我還記得我們在倫敦的那個可愛的下午! :) 有來愛丁堡記得找我! 也希望你一切都好!

Janie said...

因為查語言交換的資訊而發現你在無名的部落格,後來發現你其他文章也都寫得很好!雖然不認識你,但只想跟你說,我喜歡這篇文章!對手只剩時間本身真的是可怕的感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