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November 25, 2009

告訴我,你不是真的離開我




--
寫於2008,6月,台北。
--


他們面對面坐著,眼角止不住淚痕的蔓延,眼眶裡除了滿溢的淚水,還有很深很深的悲傷。沒有爭吵、沒有第三者,她說只是覺得淡了,無法回到過去。

過去?

她指得是兩個人常常並肩牽著手散步,搭捷運累了頭可以很自然的往他肩膀靠,看恐怖電影可以把他的手抓得好緊好緊,拍大頭貼可以對他擠眉弄眼,每個睡前的晚上可以聽到他說晚安的聲音。

她說他們現在已經沒有愛情的存在,具體地說,更像家人,或者朋友。他了解那種感覺,因為一直以來他真的把她當作家人以及朋友。她點頭,覺得自己的委屈有了寄託。其實,他一直沒說出口的,是那句不知道是難以啟齒還是只懂得放在心裡的,想共度一生的人。

一生?

她覺得聽起來太抽象,離自己太遠。

沒錯,真的是一生。他用前所未有的篤定強調。不過他不懂,一切都太晚太遲說出口。即使他胸口像被石頭用力敲打一番的疼痛,他都不敢接受眼前這個女人就要從自己生命永遠消失的可怕念頭。

永遠消失?

她說並不會,我們可以做朋友。還說你要過得好好的,說不定我們還會再相會,還是可以當回那個對的人。他沒回答,聽到好好這兩個字,眼淚淌在心底成了河流。他知道聽起來美好的話都只是藉口。

那個對的人不會是我。

否則怎麼能夠容許他離開呢?即使是一下下,一下下都非常難受。她口中的未來像條佈滿迷霧又看不到盡頭的路,他不想同她分開走。她希望他幸福、各自能找到更適合的人、找到更多熱情
,他搖搖頭,回想到第一次與她見面,也回想到在一起的那一刻,還有每個他偷偷觀察她的笑容而感到幸福的微小時刻,這些片段如今在婆娑的淚眼視線裡,疊成一堆巨大無比的悲傷,龐大得幾乎包圍了他。他只能不停啜泣,否則幾乎忘記呼吸。

他不想得到她口中的祝福,那不是他想要的那種。

也許她已經忘記,他的幸福與快樂,其實都因她而生,當她離開的時候還要他幸福快樂,他辦不到。她的離去早就一併帶走它們了。


他們面對面坐著,彼此偶爾還會對彼此微笑。還是朋友喔!她再次強調,卻不知道此時他的心已經縮到很小很小,小到無法控制自己,他只能相信,她是因為還愛他才必須忍心說這些讓他覺得好痛好痛的話。分手後還做朋友是一種很尷尬的狀態,明明已經很熟悉卻要告訴自己不能表現得太熟悉,明明關心字眼就要脫口而出,才發現眼前的她眼神早已沒有溫柔。真正的朋友不會允許你因為他而難過。

所以,為何還得跟把自己推向悲傷的人做朋友?他不懂,她也不懂他的不懂。


要分開的最後關頭,他沒說什麼,只是低著頭,眼淚快要奪眶而出的時候,又趕緊仰著頭,像在看天空。他想記得今晚這個天空,也想記得眼前這個已經變成朋友的女孩的臉孔,他揮一揮手,叫她趕快走。在她轉身的瞬間,他的眼淚滴到鞋頭,天空渾濁得像個黑洞,把他們之間的一切全部吸走。

原來,這就是和平的分手。

2 comments:

耐斯靜 said...

面對眾多的追求者,她選擇了他,展開她的愛情冒險之旅
當他說出:"一輩子"
或許對(身經百戰的?)他來說,他很想對天發誓,她是最完美的另一半了..
她心想:"一輩子?"
面對自己的初戀,一輩子對她來說似乎很遙遠..

如果他沒有如此這般傷心欲絕地讓她離開,
如果她放著自己逐漸平淡的感受不說而繼續跟他走下去,
不用一輩子,不到半輩子,兩人都會對彼此產生怨懟的..
她會埋怨自己當初為什麼捨不得放下他去外面冒險
他會鬱悶她對自己不如自己對她,難道自己不值得獲得她的愛?

在沒有探索他之外的世界之前,她不會知道他是不是就是她1/2的世界?
要說這是自私也罷,但在她繼續探索的同時,也同樣冒著他會遇見其他女孩的風險啊~
但她相信,如果他是對的人,還會有可能再相遇的,而此時,一切將會更篤定。
"一輩子",便不再遙遠了。

真心祝福 - "有情人終成眷屬~"
或許男女主角的心情都已經轉變了,但是這句話可是雋永的很,不會輕易改變的!

fan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