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August 15, 2010

巴黎雜記兩則

"If you are lucky enough to have lived in Paris as a young man, then wherever you go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, it stays with you, for all of Paris is a moveable feast" - i still wish to live in paris for some time someday!

第一次去歐洲旅行,第一個城市,就是巴黎。當時電影看得不多,書讀得不多,懵懵懂懂的,只依稀記得自己是那種海明威說過,幸運的年輕人。對巴黎的印象,清楚記得的不多,時間停留太短的關係,記憶所及都是好的。

以下分享兩篇雜記,一篇是陳綺貞寫的,被我收藏了好幾年;第二篇是我寫的,寫給當時的女朋友,可能是身在浪漫之都的關係,文筆莫名變得瓊瑤起來,現在讀來倒覺得有點難為情。



【陳綺貞/2004.08.04

為了巴黎,在離開倫敦的那幾天都變成了去巴黎的準備期。

溼冷的倫敦、不好吃的倫敦、買不起的倫敦,彷彿都是為了讓我迎接巴黎而努力展現它們的缺點。就連踏上連接英法兩國的歐洲之星,夢幻列車的前一刻,也被收票員惡劣的態度嚇得,丟掉了對英國最後的好感,只好在車上忐忑的期待被巴黎收留。

感謝這麼多人的口耳相傳,感謝旅遊淡季。

巴黎用蒙馬特的玫瑰,近在徒步咫尺的聖母教堂,馬黑區的巧克力泡芙,友人盛情款待的晚餐,鐵塔鵝肝長麵包,咖啡香水,二手書店,一樣一樣優雅而自信的證明了它自己。在殺手級旅館夜夜品嘗紅酒,我在地球的另一端體會到自己轉變成另一種人。

而這個改變是永遠的了。

愚蠢的穿了一襲二手皮衣,自以為可以偽裝成非觀光客避開搶匪的目光,藏在衣服底下的除了錢包,還有因為自己真的是觀光客的雀躍不已。看蒙娜麗莎的畫像,坐船遊塞納河,購買法國麵包和起司,被食物喚醒的味蕾還不斷的舔著牙齒和嘴唇,只是在公園走著也會突然懂了自己失去的是什麼。

我的巴黎,單純從身體出發。

殺手級旅館:我在去法國之前在email上,不斷的央求友人幫我訂像「終極追殺令」電影裡面,尚雷諾住的那種公寓式陰鬱,還要有可以像電影一樣放盆栽的窗台的便宜旅館。

結果我如願以償 感謝友人1與友人2。



【我/2005. 春天

親愛的H:

巴黎的雪我來不及趕上它融化的速度,但融雪後的花朵開始綻放,那姿態名副其實的像你。旅行的意義假如真像那首歌所訴說的,是為了離開愛人,那我還不及巴黎三月的雪那般急切。

賽納河畔我坐著,靜靜聽風的歌然後不想什麼,左岸右岸其實我並不是全然清楚,而咖啡雖然是巴黎的必備品,但飄香我鼻息的卻是這的花香,那裡頭有類似你髮香的味道。聖母院廣場前擠滿了人與鴿子,夕陽潑灑下的鴿子剪影定格在我的相機裡,還有從河面上的遊船上往奧塞美術館的方向望去,河水如同皺折反射陽光,不規則的光影交疊、鮮豔又模糊的色彩渲染,這樣的畫面似乎在奧塞美術館裡的牆上掛著。

在巴黎,人不免是抒情的。尤其站在蒙馬特的眾多畫家面前,我一度考慮是否讓自己入畫,說不定有機會與梵谷的某幅畫有著相同的背景。

這裡的夜像你,靜謐而優雅的發光,我獨自一人漫步在香榭麗舍大道,微寒的空氣不理會我的孤單,我盡量不讓自己看起來在旅行,那也比較不容易讓我想到遠方的你。波特萊爾曾說巴黎充滿了憂鬱,那個時代比較像是詩,古老的那種。鐵塔前我對著自己默數到十,準備從這裡出發,回到我曾經憧憬的那個完整的愛情。旅行的意義不是離開你,而是自己。但也因為有了離開當作前提,所有一切的找尋才能夠繼續。

於是我來到巴黎培養新的自己,藉由旅行,並在風中留下線索,希望下一次站在鐵塔前享受星空的逼近時,身旁有你。

有你,也就會是巴黎最美麗的風景。


2 comments:

Sara said...

好浪漫

Tina Wu said...

果然瓊瑤,瞬間不知你是誰人